详细内容

乡村振兴的经济逻辑

时间:2021-10-16     作者:法眼泓评【转载】   来自:百度

乡村振兴的经济逻辑
播报文章

法眼泓评

发布时间: 10-0814:10


泓睿达原创192,本文3210字。



国庆节前去了一趟潮州考察乡村振兴。2020年,国家已经完成全部人口的脱贫摘帽,贫困地区发展进入新阶段。



道理上,就和你打帝国时代这款游戏差不多,地还是那块地,人还是那拨人,但你升级了,要注意的是每个阶段的升级任务很不一样。



游戏里,黑暗时代是以解决温饱为主,摘果子,捕鱼,射鹿杀野猪,种地。封建时代以搞建设为主,弓箭厂,马厩,兵器厂。城堡时代,以输出战争为主,抢占资源市场。



我们帮扶的任务,也很不一样。



当天我们结对帮扶的一条村,要走访七户重点返贫监测对象。从镇上出发大约40分钟后到达距离镇上最远的这条村,一路的颠簸的那种酸爽,让你有一种安全带太好使了,没有它你随时会被弹射出去。最奇幻的是一路上的白尘弥漫让你如入仙境,永远不知道两米能见度以外的对面会钻出一台卡车还是一辆摩托车来。



村里实地探访的3户人家有一个共性,没有子嗣,最年轻的是68岁,年纪最大的已经75岁,居住在非常狭小的石头屋里。该地盛产石头,居民多数以石头垒房,虽然比泥土房子更加坚固,但也更加局促。小到什么程度呢?床边就是炉灶,床脚放张椅子,一小张茶几上放几个功夫茶杯,一个八九平方的空间实现了客厅,饭厅,睡房,厨房的功能,当然这只是最贫困户不得已的生存状态。



剩下4家是座谈完成的,情况相对好很多,他们家有盼头,只不过劳动力还没有形成。有一家是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初中,最小还在襁褓中,母亲负责照顾,当爹的在市里菜场帮工,一个月有两千多块钱,政府再帮扶一段居家就业,孩子学费,大问题就解决了。另一家则是婆孙相依为命,老人卧病在床,孩子在镇上面念小学。



在他们家虽然没有看到电视机,洗衣机,甚至没有像样的家具,但和20年来阿富汗国民的流离失所,以及非洲一些地区还靠泥饼干充饥相比,这是社会主义国家巨大的优越。



01



也有人提出了疑问,脱贫的标准谁说了算?巨量资源投放低效地区符合经济学吗?



这是没看到我中有你的关系。包括美国在内,没有一个国家不在搞减贫。



第一,乡村振兴是互利过程。只要农村还在支撑城市,城市就要反哺农村。



在我们帮扶的这条村,1700名户籍人口,绝大部分外出打工,和中国绝大多数背井离乡的贫困地区一样,只有老弱病残在此留守。农村对城市的第一个贡献是劳动力。第二个是向城市输送了自然资源。第三个向城市输送了保障稳定的基础。为什么进村的道路灰尘漫天?因为村里的山头有几个采石场,大量的泥头车往外拉石头,把村里的道路一遍遍压坏,但采石场又属于另外一座城市,导致经济收益和村里无关,钱,被城市的老板赚了,路,烂了要村里张罗修。这条村有1000多亩的黄皮果林,都已经分产到户,既没有人组织往外运输,也没有人组织市场销售,村里面甚至没有集体物业,每年集体收入仅有3000块钱。



你如果不帮他,他很容易返贫,你拿了人家的东西,不该反哺吗?



农村向城市输出资源、劳动力,城市向农村输出资本、技术,互相成就,并没有谁拖欠谁,也没有谁白给谁。



设想一下只有农村向城市的单向输出,结局一定是农村枯萎,农业丢荒,农民进城,城市不堪重负,城市竞争陷入内卷。



第二,乡村振兴是动态过程。目的不是脱贫,是致富。



《私人定制》里李小璐和乡镇级首长范伟咬着耳朵说,“你可别怪三婶说你,你在上面待久了,不了解基层,贫困帽子摘不得,摘掉帽子就不能享受国家政策,帽子一摘,县里财政就少一大块,乡亲们都盼着晚几年摘”。葛优则带着全村的使命感,蹲在沙发上附和说“三叔三婶这次来,就是代表全县父老求你,帽子,还是先戴着。”



生怕自己不属于贫困行列,看是搞笑,实际上是个经济学问题,咱别笑人家小农意识,就算放在被帮扶地区,这恐怕也是一笔很吸引的经济账。第一,上级财政可以转移支付,第二结对城市还会给予财政支持,第三结对的县区会对你的产品实行定向采购,鼓励干部和企业定向消费,第四还会组织医疗队、教育组、就业指导中心对你实行定向医疗、教育特别是职业教育、以及就业的帮扶,第五更别说还有企业的牵线引入投资,在当地解决人口就业、集体创收、农民分红、产品深加工和产品外销等提供一条龙服务。在精准扶贫时期,获得帮扶和没有帮扶,是完全不一样的起跑线。



但是,进入乡村振兴时代,输血式的帮扶结束了。对具体的个人、家庭的兜底扶贫已经不是重点。消除贫困重在对人,乡村振兴重在农村。



刚才说到农村和城市是双向输送资源,农村向城市输送劳动力和自然资源,城市反哺农村资本和技术。这四样在萨缪尔森教授看来是一个地区经济增长必不可缺的四个轮子。虽然发展途径条条道路通罗马,但是经济增长的基本机制都是一样的,工业革命,即技术的轮子,以及市场扩张,即资本和资源的轮子成就了英国,而日本通过技术模仿和创新一度成为了世界第二经济强国,而中国这种超大规模经济体,经济增长的发动机必定同时安装在相同的四个轮子上。



乡村振兴,秘诀同样在资本和技术两个引擎。



02



说到资本,我们不应该只是想起给农村引进企业,还有许多投资是由政府部门所承担的,这些投资被称为社会分摊资本,包括旨在营造营商环境的公路建设、灌溉工程、医疗教育事业、以及运输和通信系统等,这些投资具有外部经济或溢出效应。



比如德国开发式扶贫立法就具有显著的社会分摊资本特点。两德合并后,为了缩小东西部地区差异和各州之间因地域和经济条件造成的发展差异,德国的扶贫政策包含三个原则: 一是对贫困地区实行产业投资补贴; 二是对生产性基础建设国家进行投资补贴; 三是对贫困地区高技术职业岗位进行补贴。其财政体制分为联邦、州、地方三级,根据《联邦财政平衡法》,联邦和州需各出资50%对贫困落后的东部地区经济开发实施倾斜补贴,以缩小地区发展差距。



脱贫人口在解决了两不愁三保障后,最迫切的是享有教育机会和就业机会,脱贫地区在解决了村村通、公厕革命后,最迫切的是寻求资源输出和资本导入。我们对口的那条小山村,村委最迫切的是希望有企业承包下他们分散的黄皮果树,能够运出山沟沟的首要需求是有道路,但是原始农产品能卖几个钱?所以如果有企业在村里投资办个黄皮果加工厂,那么村里的农产品身价会翻倍,会带来就业,以及土地出租的分红。那么,怎么让企业愿意去你村,而不是别的村投资建厂呢?常规有几个吸引条件:要么你的黄皮出品特别好,要么你的物流成本比别的地方低,要么你有现成的厂房租给企业免去他自行建设的成本,要么你有融资和税收奖励政策,而打造上述竞争优势,反过来又需要政府对修建道路、建设厂房、种植补贴、社会融资、财政补贴的投入。



这些逻辑的成立,都系于一个前提,这家被引进的企业是真心投资的,是可以盈利的。所以道路、厂房、资金扶持、劳动就业都围绕这家落户村的企业来倾斜。



这太冒险了,那万一它黄了咋整?



我们当然知道分散风险的方式是不要把鸡蛋都放一个篮子里,但是对企业总量不多的乡村振兴地区而言,还真不具备分散放鸡蛋的条件。



还有一种分散风险的做法,比如法国拥有健全的农业保险扶贫政策,他们通过设计种类众多的农险产品险(如气候险、家畜死亡险等等),实施再保险与农业风险基金制度来稳定农民收入,提高种养殖积极性。其中一个特点是区分商业性和政策性农业险,商业性农业险,以低风险经营项目为保险标的,政策性农业险主要包括像水稻、玉米、棉花、鱼塘、家畜、家禽等高风险的农作物和农产品,其下又分为洪灾、干旱等具体险种。对于这类风险,商业保险公司往往没有能力承受,由政府承担。



你已经看到了城市一轮又一轮的用工荒,看到了用电开四停三,看到了大量年轻人去端盘子,看到了人口流入导致的房价博弈,看到了教育抢位,看病排队甚至北京上个班都要凌晨五点出门,用两轮、四轮的和N个轮的工具实现省际大挪移。



乡村振兴和城镇化是互相塑造的过程,对乡村的造血,要靠引进资本,技术,回流劳动力和扩大资源有效利用,对城市的缓解,要靠乡村条件的改善,实现更多的就业岗位和生活选择。



我们花大力气并且继续要大力气搞乡村振兴,就是要让城市有城市的繁华,小镇有小镇的安逸,你可以在城市里拼搏,也可以在家门口巴适。



谁说乡村振兴和远居城市的我们没有关系呢?



      辽宁省联享互联网服务有限公司

           辽ICP备2021005593号-7

技术支持: 联享互联网服务中心 | 管理登录